钉钉向恶意刷一星的用户在线求饶,网友表示“

钉钉向恶意刷一星的用户在线求饶,网友表示“

时间:2020-03-22 13:0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钉钉向恶意刷一星的用户在线求饶,网友表示“佩服这波公关”

识微看舆情

发布时间:02-20 14:03

在春节假期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线下复工复学相继推迟。秉持着停业不停工、停课不停学,不少企业和学校选择了云端复工复学,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应用需求猛涨。

2月3日是春节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办公日,不少企业规定可以在家远程办公,全国共有近2亿人“云上班”。由于短时间内超大流量的涌入,让钉钉与企业微信的的服务器崩溃齐上热搜,也拉动了钉钉、企业微信、石墨文档、字节跳动飞书等众多办公软件的用户流量增长。2月3、4日,钉钉紧急扩容1万台服务器;6日,腾讯会议表示8天扩容超过100万核。A股相关“云办公”概念亦闻风而涨。

有数据表明,1月25日开始,办公软件下载量明显上升。2月5日,阿里旗下移动办公应用“钉钉”首次跃居苹果App Store排行榜第一,刷新了办公应用的下载新高。企业微信、腾讯会议也是“不甘示弱”,近半个月来均在下载榜TOP10,而钉钉更是盘踞在下载榜首14天了。

钉钉原是一个协助在线办公的应用,支持移动办公考勤、签到、审批、视频会议等功能。为了响应教育部延期开学以及停课不停学的号召,很多学校都开始组织人手安排网上教学。当前市场上多为娱乐型直播类应用,缺乏较为正式且免费的直播应用,所以钉钉摇身一变,“兼职”起了网课平台。怎么看,钉钉看起来都像是最大赢家,校企用户大增,然而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2月16日晚上8点,“钉钉DingTalk”在哔哩哔哩弹幕网发布了一个名为《钉钉本钉,在线求饶》的视频作品,对着各位“少侠”喊“爸爸”,向对钉钉恶意刷一星的用户跪求好评。有人叫马云“爸爸”,叫甲方“爸爸”,管用户叫“爸爸”的实属罕见。18日上午,该视频在B站已经播放433w+次,弹幕5.3w+条。

视频中的“少侠”,就是还沉浸在寒假中的学生们。或许学生们并不是那么期望早早地步入学习状态,每天打卡上课,不时被老师点名视频回答问题。而网上有传言,低于一星的应用将会被商店下架,钉钉的评论区成为了学生们的发泄之地,“少侠”们甚至组团去各大应用商店刷一星“好评”(行业通行5星打分规则,每位用户的最低评分都是1分,无0分选项,因此评分低于1分不可能实现)。钉钉评分从4.7分一度掉到最低1.3分,也难怪钉钉要在线求饶了。

钉钉向用户“跪地求饶”是否有效?

从上图的应用商店上评分变化可以看到,钉钉发布求饶视频后,评分虽然仍处于低分段,但已经破1上升到2.6分。此外,根据识微商情系统分析钉钉在学生上网课前、上网课后、钉钉求饶后三个阶段的网络情绪,可以看到上网课后,正面情绪跌去15%;在求饶之后,虽然正面情绪增长不明显,但负面情绪减少了8%,中立情绪增长了7%。从评分和网络情绪两项数据变化说明,钉钉从“风评被害”步入了“风评好转”阶段,钉钉的低头服软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也难怪有不少网友表示“佩服这波公关”。

说起阿里系的公关,那是没得说,皮中带稳,深谙互联网的语境和网友心理。此次的音乐作品《钉钉本钉,在线求饶》就是一次较好的公关范本,在传播方式、传播平台上称得上“对症下药”。

B站董事长陈睿在19年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曾透露,B站用户的平均年龄是21.5岁。B站用户年龄结构呈金字塔型,以Z世代(95后、00后)为主,因此B站也被誉为最大的年轻人文化社区。在钉钉上网课的群体,多为学生党,与B站用户有较高重合,钉钉选择在B站发布“求饶视频”,较为精准瞄准了目标群体。

根据2019年Z世代圈层消费大报告显示,Z世代消费能力快速增长,即将成为中国互联网消费的中坚力量,这个群体正在成为品牌们聚焦关注的新“蛋糕”,但往往难以突破“次元壁”。Z世代往往有自己的圈子,用自成一派的语言逻辑和体系进而建立有秩序的社群。不仅如此,生长于互联网的他们已经掌握了较多的话语权,成为社交媒体上最活跃的力量之一。

想要破壁交流,就要去他们的平台用他们的语言。钉钉选择了B站人气板块鬼畜区的语言风格,卖惨卖萌求五星,各种网梗穿插其中,引来一众网友发弹幕“哈哈哈”。该视频还拿下了B站音乐板块排行榜No1。

然而钉钉有心求饶,“小学生”们却未必肯让企业称心如意,弹幕上还是有不少“下次一定”、“逆子”、“五星分期”。所以钉钉虽然风评好转了,但评分、正面情绪增长幅度并不大。

“36氪”认为,在肺炎导致全国学校、企业停摆的背景下,因为不想上班、不想上学而去给工具类应用刷一星是可笑的。把因病延长的寒假看作自己应当享受的福利更是幼稚的。但群体性的暴力显然非常强大,至少足以让钉钉为一个并不存在的罪名去认错。钉钉创作的音乐作品《钉钉本钉,在线求饶》很有趣,它在App Store的评分一夜之间涨了1分。但这背后是不对等的话语权、被娱乐消解的网络暴力,以及再一次被溺爱的年轻人。

颇受争议的流量艺人向来是B站鬼畜区的热点素材,其中有趣味性也有恶搞讽刺的。然而因不满自己被鬼畜向哔哩哔哩发律师函的蔡徐坤和自行鬼畜发布歌曲《大碗宽面》的吴亦凡得到完全不同的结果,前者仍在被鬼畜,而后者收到B站网友“集体道歉”。《在线求饶》并未获得《大碗宽面》这样成功“洗白”的结果,或许并不是平台或者内容的问题,也可能与机遇有关。毕竟《大碗宽面》有“律师函”做对比,网友会倾向于态度强硬者还是与之共舞者?结果显而易见。

此外,鬼畜视频虽然能拉回好感度,但仍需回归到问题的本源,学生们为什么不喜欢钉钉?难道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上课吗?

其实不然,根据学生反应,总结了一下他们不喜欢在钉钉上网课的原因:

①学习效率低。 因为网络不稳定、教具并不齐全等问题,很多老师都是临时当起了主播,教学质量和学习质量难以和在课堂上相比拟。

②缺乏学习氛围。 平时都是面对面交流,有问题可以直接询问老师或者邻座同学,能形成比较良好的互动。使用电子设备很容易被其他应用消息吸引走注意力,也不会有同学在旁提醒,除非家长也跟着上课,这样家长的负担也很重。

③不喜欢被人“死盯”的感觉,这也是被吐槽得比较多的一点。 钉钉的特点是你看没看直播、你看没看见我消息我都知道,需要多次签到、打卡等,让学生感觉到时刻都在被“监控”。学生希望能关闭手机摄像头权限和自动打卡工具。

④长时间面对屏幕,晚上还需要写作业,对于还是生长发育期的学生们来说,可能会对视力造成一定负担。 有学生建议钉钉推出防沉迷系统,连续使用45分钟提示休息,一天使用时间不超过8小时,保证学生和老师在家也能保持正常的教学节奏。

⑤假期延长,学生们担心暑假将会被取消。 如今现在停课不停学“绑架假期”,可能意味着上半年都是无休上学状态,学业负担有点重。

其实,有些“锅”并不是钉钉的问题。如果钉钉只是想走协助企业移动办公的路线,自然不必太在乎学生用户需求。如果想要校企通吃,最好还是针对不同用户推出个性化功能配置吧!公关要做得好,问题也要解决好!

舆论数据传播监测分析工具:识微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