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纠缠拉帅气男子解围,看清他脸后我僵住:

我被纠缠拉帅气男子解围,看清他脸后我僵住:

时间:2020-03-22 13:0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 #百家故事# 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1

许诺一向自持,说白了就是有些古板,深夜蹦迪泡吧这种事,真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要不是,袁舒鑫在电话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助,她才不会连个头发都没吹干,就跑到这家光怪陆离,群魔乱舞的俱乐部里捞人。更不会穿着这条追光灯一打,就略微有些透的长裙出门。

谁知道,进这家俱乐部还得寄存大衣外套,像条光溜溜的小丑鱼扔进满是鲨鱼的海里。

不仅如此,她一进来,就打不通那家伙的电话,不知道是抱着马桶哭,还是找到了新的目标,摆脱了失恋之苦。

反倒是手足无措的许诺,被一个穿着时髦,耳朵上打着十七八个耳钉的小年轻盯上,一直对着她说,小姐姐来喝一杯。

许诺摆脱不得,又求助无门,只好随手指了指角落卡座上落单的男人说:“我男朋友就在那里!他脾气不好,你赶紧走吧。”

那个小年轻愣了两秒,就噗嗤笑出了声:“他的脾气是不好,真是难为你了。”

敢情,这两人认识啊!

只能怪自己有眼无珠,挑谁不好!本来是接袁舒鑫回家,这下好了,只能等着他来救自己。

小年轻推着她往卡座走,嘴里倒是热络不少:“嫂子也来喝一杯。”

许诺挣脱不开,进退两难。

坐在卡座上的男人站起身,没有放下酒杯,把杯子里的兑水威士忌一饮而尽。他定定地看着呆若木鸡的许诺,轻笑道:“许小姐,你记错了。我们早就分手了。”

许诺的脸一定臊到了耳朵根,一阵阵发烫。

遇到谁不好,偏偏遇到高阳这家伙!

她转身要逃,眼神撞到醉得神魂颠倒的袁舒鑫,正扶着墙从厕所出来。许诺小跑两步,伸手就去揪他的耳朵,呵斥道:“你跑哪里去了?打你电话也不接!想干嘛?”

吃痛的袁舒鑫酒醒了七八分,连连求饶,歪着脑袋,脸疼得都扭曲了。

他讨好般地捧着许诺的右手,小心翼翼地从自己耳朵上移开,忙不迭地说:“我走我走,你别累到手。”

路过高阳这一桌时,许诺低头小声道歉:“对不起,认错了。”

高阳看着被许诺带走的袁舒鑫,紧了紧牙关,把酒杯随手一扔,眼睛忍不住眯起来,上下打量着两人的背影。

“看起来,人家找了个比你嫩的小鲜肉啊。”耳钉男八卦心起,在一边开涮。

小鲜肉?哼!

高阳往沙发上一躺,火气油然而生:“是谁嫌我年纪小!现在倒好,身边的男朋友是未成年吗?”

2

许诺拿着方向盘的手一直在颤抖,脚下的离合器和刹车踩起来很不真实,软乎乎像是新摘下的棉花团。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红灯,她一个紧急刹车,右手重重地按住手刹,指尖一阵发麻。这一下,差点让云里雾里的袁舒鑫撞破车窗,飞到引擎盖上。

“姐!你悠着点!”他忍不住尖叫。

许诺不打算搭理他,满脑子都是高阳刚刚的模样。

他瘦了,眼眶似乎有些低陷,目光倒是清冷得可怕。黑色宽松T恤,衬得他的皮肤更白了,明明刚刚喝过酒,脸倒是一点不红。

许诺想到高阳当着她的面干掉一杯洋酒,吞咽的时候,性感的喉结显得异常撩人。

你在想什么?!

许诺腾出左手,狠狠地拍在脑门上,还想他干嘛!

可是回忆冲上她的心头,一寸寸填满整个心房。

高阳第一次喝醉的时候,竖着手指和她发誓,以后绝对滴酒不沾,不再让她担心。她赌气,把他赶到沙发上去睡。

结果,第二天,他双眼充血一脸无辜地说:“我真的不敢了,你别赶我走。”

她又心软了。

她总是对高阳心软,谁让他比自己小呢。

高阳比自己小了6岁。

以前,许诺常说,自己在备战高考,高阳还在小学当少先队员呢!

高阳不喜欢这种玩笑,尤其是自己好不容易追到许诺,偏偏还不能公之于世,只能背地里偷偷交往。

高阳是许诺父亲的学生,从小跟着他学画画。他比许诺更在意两人的年龄差。

有一回,他想给许诺过生日,备好蛋糕。等到晚餐时,许诺家人都来了,他只好说:“许诺姐,生日快乐。”

那一天,高阳一声不吭,生了很久的闷气。

许诺苦笑,到头来还不是分手了。

她眼瞅着红灯灭了,一脚油门下去,袁舒鑫又开始尖叫。

3

送完袁舒鑫回家,许诺把车开到自家单元楼,想停到平常停车的银杏树下。但树荫下竟然站着一个男人。

她的手伸出车窗,用力地挥了挥,示意对方离开。

可男人根本不听劝,反倒是露出一脸的怒气,在近光灯的照射下,一步步朝她的车子走来。

是高阳!

他在这里做什么?

许诺不敢下车,根本也不敢猜测高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静静地坐了好一会,直到高阳等不及,一把拉开她的车门,喝令她下车。

许诺没有找到应有的情绪,局促不安地站在车边,手忍不住地捋头发。

这个动作刺激了高阳,他忍不住地开口:“头发剪了?”

许诺嗯了一声。

以前,许诺总说,一定得到结了婚,才能把长发剪掉。因为拍婚纱照,举行婚礼,她都希望自己长发及腰,显得更好看。

如今,许诺的头发短得可怜,根本不能算不上长发。

“结婚了?”高阳的声音带着微醺的沙哑。

许诺摇摇头:“没有。就是嫌麻烦,所以剪了。”

嫌麻烦这几个从许诺嘴里说出来,她就咯噔了一下。当年,她也是用这个理由和高阳分手的。

她偷偷地瞥了高阳一眼,似乎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许诺很想看高阳,但是她不敢。头埋得越来越低,只能看见自己的粉色平底皮鞋。

高阳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向自己,然后说:“那你就祝福我吧。”

许诺眨了眨眼睛。

高阳冷哼一声,举起自己的右手,露出一枚好看的银戒,对着她炫耀。

“新婚快乐!”许诺的呼吸有些急促。

“你怎么知道我新婚?以为我还一直在等你,所以是刚结婚吗?”高阳一脸不屑,“我TM早就结婚了。”

许诺别过头,定了两秒,抬起眉梢说:“孩子也有了?那祝你一家三口,幸福美满。还是说你不止生了一个,二胎也有了?双胞胎?龙凤胎?总之,我祝你全家幸福!!!”

高阳太懂她的微表情,只要她挑动眉梢,就说明动怒了。

他内心竟然升起一丝窃笑,双手捧着她的脸,一下子封住了她的唇。

一如既往的柔软,一如既往的好闻,一如既往的思念。

许诺差一点就失去城池,竟然想要吻回去。

幸好理智还在,她一个巴掌高高扬起,只不过被高阳紧紧抓住了手臂。

他轻舐唇角,说:“你就信了?信我结婚了?”

许诺的眼泪涌了上来,她一点都不喜欢面前的高阳,满嘴胡言,还百般刁难。

她低头轻抚着被高阳松开的右手,就这么抓了一下,偏偏就刺痛到了心坎里。

高阳抱住许诺瘦弱的肩膀,在她耳畔自嘲:“许诺,为什么你总是相信我不喜欢你?我说和别人结婚,你就信了。”

“为什么不肯相信,除了你,我没有别人了。”他抱着许诺不肯放。

许诺喉咙有些哽咽,推开高阳,“我们结束了。”

4

一个月后,许诺的父亲六十大寿,在南城欢喜湖畔大摆宴席。

高阳自然是带着大礼前去贺寿,只可惜路上堵车,到得有些晚。许老师佯装愠怒,要他罚酒三杯,又拉着他坐在自己身边。

“这可是我的得意门生。高老师!”许父一脸欣慰,“我可是把学生教到大学里去做老师了。厉害不!”

桌上的人,一阵鼓掌。许诺自然也是为他拍着手。

高阳看见许诺,立刻改口说:“那我比不上许诺姐,她可是经常开画展呢。”

许诺一听到这话,脸刷地就白了。

席上的人,也都静了下来。

高阳刚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被另一个人打断了。

袁舒鑫从邻桌赶来解围,他满上一杯白酒,对着许父说:“祝老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谢谢舒鑫。”

这不就是许诺那天从俱乐部里带走的男生,听到许老师叫他名字,高阳才反应过来,毛小子是当年的小机灵鬼袁舒鑫。

果然是长大了。

看他积极地跑来解围,肯定是有猫腻。

许诺作为寿星之女,滴酒未沾,不停地以茶代酒,谢过前来的宾客。心情倒是大好,对方说句吉祥话,她就笑得乐开了花,连着手里的茶杯都跟着颤抖。

酒席毕,许父留住高阳。

他下了决心,对高阳说:“阳阳啊,听说你又新开了一家画材店?能不能让你许诺姐过去帮忙,她最近在找工作。”

“说笑了。许诺姐可是大画家,哪还要找工作?”高阳一开口就后悔了。

许诺听见父亲的请求,立刻跑来,劝道:“我爸喝多了。他就会羡慕你开了画材店,你别当真。”

高阳有种被排挤在外的感觉,很不舒服,问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哪有什么事情?你赶紧回去吧。”许诺挽着父亲,轻声安抚,“爸,我会照顾自己,别操心。”

“阳阳新开了店,应该也缺人。”许父不依不饶,“就是别干重活,她的手……”

“他不缺人。”许诺立刻打断,求助地望着高阳,“是不是?”

缺!

缺人!

高阳立刻挽着许父的胳膊说:“老师,我那里特别缺人。就是怕许诺姐嫌店小,不愿来。她可是大画家的手,来的话,肯定不让她累着。”

他要是这种时候还不开窍,压根当不了大学老师。

但他没想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5

许诺不想去高阳的店里上班,她只想离他越远越好。

他们分开的时间太长了,长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故,三言两语根本说不清。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又太短,短到还没心意相通,就分道扬镳。

两人交往的时候,高阳还在上大学,她早就工作了好几年。

她被画廊的客人骚扰,说是陪他喝酒,就买画。许诺一个以画笔求生的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当场就拒绝了客人。她和父亲通电话,声泪俱下地抱怨。

父亲让自己的学生前去安慰,毕竟她工作的城市,正好是他上大学的地方。

高阳陪着许诺走了一条又一条的街,吃了一家又一家的小吃,直到吃坏了肚子,急性肠胃炎双双住院。

许诺盯着他稚嫩的脸,问:“你长得那么好看,都没有女朋友给你送饭啊?”

结果高阳只是反问她:“你以为我为了谁,才来这里上大学?”

许诺第一次注意到父亲班上的这个小男孩时,他偷偷画了一幅自己的素描,藏在画纸的最后一层。

她知道这个男孩是父亲最喜欢的学生,他总说阳阳有天赋,阳阳又得奖了,阳阳值得深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阳阳是他的儿子呢。

只是,这个阳阳竟然偷偷喜欢着自己,还喜欢了很多年。

“我真的可以亲你吗?”高阳第一次亲她的时候,脸比许诺还要红。

许诺真的有种老牛吃嫩草的感觉。

高阳就像是一只乖顺的小奶狗,等她下班,陪她画画,准备画展。

第一次在许诺家过夜时,他早早就去做准备,煎了上好的牛排,备了上好的红酒,甚至替她打扫了房间,冰箱里塞满食物。

只可惜,画廊临时加班。许诺回来时,牛排凉了,他趴在桌上也睡着了。

她给高阳盖被子,却被他一把拉进怀里,听他呓语:“以后一定要嫁给我。”

许诺一步步在高阳的温柔里沦陷,他把自己宠得太好了。

在他的面前,自己似乎是完美的,每一幅作品都会得到夸赞,说她巧夺天工。她说的每一句话,高阳都觉得对,没有问题。她做的每一道菜,都是美味可口,即使忘了放盐,忘了放油。

但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她完美,比如她的老板。

画廊老板觉得她的画失去了灵气,减少了她的订单。

而毕业季的高阳忙于留校还是找工作的抉择中,一时没有时间关注她。

两人相处了八个月,第一次有了争吵。

许诺希望高阳真心点评自己的画作,但高阳依旧是从身后抱着她说:“我觉得挺完美的。”

许诺自己都觉得差强人意,心里更是窝火。她抬起眉梢,发怒道:“你是不是觉得只要夸我就可以了?”

夸还不对吗?高阳匪夷所思。

许诺生了他好几天的闷气,直接出差走了。等她回来,家里见不到高阳,找了不少地方。直到在大学城的烧烤摊上,看见了和女生喝交杯酒的醉鬼高阳。

她吃醋了。那个女生长得太年轻,和高阳太般配了。

或许,他们才是合适的一对。

看着自己端正的铅笔裙和高跟鞋,一丝不苟的中分直发,许诺才真的觉得自己比他大好多。

她顾左右而言他,一直说自己到处找他,很担心他,让高阳负罪感满满,让高阳发誓再也不喝酒了。

“就是他们起哄才喝的。你不理我,我也难受,就都喝了。”高阳委屈地解释。

“以后别喝了。”

其实,她真正想说的是,再也不要和那个女生见面了。

只是那天,她没有说出口。

6

情敌出现,只要见过一次,就能记住她的所有。

那一杯在高阳眼里玩笑般的交杯酒,成了横亘在许诺心口的一根刺。她紧紧地抱着高阳不松手,越不自信越是想要答案。

在高阳半梦半醒时,她总爱问他,你最喜欢谁。

高阳如果回答,你。许诺就继续问,我是谁。

直到高阳说出,我最喜欢许诺。她才善罢甘休。

许诺的患得患失在得知高阳的毕业去向后,达到了顶峰。他打算自己创业,成立一家设计公司。一起创业的同学里,自然有那位许诺认定的情敌。

许诺不同意,却不肯说出理由。

两人一次又一次地吵架。

最后一次,许诺终于问出了那句:“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女生?”

高阳觉得受到了冒犯,肺都要气炸了:“你就不觉得我是真心的吗?难道要我把心掏出来吗?”

许诺知道是自己错了,但她突然觉得前途太飘渺了。

她比高阳大了那么多,事业遇到瓶颈,生活固化,甚至一眼能看到一生的尽头。

而他那么年轻,那么有活力,周围充满了无限可能。只要他愿意,未来就有可能是他想要的模样。

“分手吧。”许诺说,她终于静下来了。

“我不要。”高阳失控地回应她,“为什么?凭什么?”

“好麻烦。”许诺说,“我们差太多了。年龄差很多,观念差很多,甚至连未来都差很多。”

她辞掉停滞不前的工作,退掉房子,回到老家。

许诺开始接一些独立设计的工作,从父亲的只言片语中得知,高阳并没有创业,而是选择留校当老师。

分手后两个月,她太想高阳,又偷偷回去看了他一眼。

高阳和他的同学在美院的校门口一起拍毕业照,推推搡搡间,他和那个女生占据了照片的C位。一群人扔学士帽,一起做怪脸,发出一阵阵的爆笑。

青春的模样,真好。

许诺站在不远处的公车站台,渐渐模糊双眼。

高阳发现她,黑着一张脸走过来,闷声闷气地说:“你来了?”

“你俩挺般配的。”许诺总得说点什么。

高阳回头冲那个女生招招手,对许诺说:“嗯,你说般配就行。”

许诺缴械投降。

高阳还没来得及反应,许诺就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

7

如今,两年时间过去。

高阳还是之前的模样,只是许诺剪去长发,越发沉默寡言。

她去了高阳的画材店帮忙。尽管当年没有创业,现在他还是开了属于自己的店。

店铺挺大,开在旧城区,里里外外好几间,后面还有个中庭。听说,高阳似乎喜欢在那个位置开沙龙,展览一些年轻设计师的作品,或是主题派对。

店里的店员不少,许诺去了也只是帮着出货,收银结账。

遇到爬高处,搬重物的活,也总有热心的兼职生来帮忙,倒是省了不少事。

日常琐碎,她还能应付。

一开始所预想的尴尬,倒是没有多少,毕竟高阳很少来店里。

晚班的小姑娘似乎对他很上心,总是拉着许诺问长问短,生怕许诺是高阳空投下来的糖衣炮弹。

当许诺说,高阳是自己父亲的学生。那个小姑娘才卸下武装,但又转而关心高阳有没有和她提过择偶标准。

“他哪一点好?”许诺笑她。

“人长得帅,学历高,大学老师,还开了一家画材店。不仅如此,他还经常设计派对活动,化妆舞会,给不少年轻人开画展。”小姑娘一边往货架高处摆素描本,一边露出神往的表情,“总之,他往那里一站,就是一道光。”

嗯,确实是一道光,只可惜太亮眼,许诺抓不住。

高阳来店里的次数不多,但都能撞上许诺。

他很少和许诺交流,看看账目,或是交代一下周末沙龙的细节,就走了。

其他人挺喜欢见到他,毕竟每次来,他都带铜锣烧。

许诺以前总笑他,那么爱吃铜锣烧,是不是机器猫看多了?

高阳就露出贼兮兮的笑说:“我们小时候都叫它哆啦A梦。”

你看,年龄差总是一不小心就暴露了。

8

如果没有那件事,两个人或许能相安无事,和平共处。

那个周末,高阳在店里开同学会。香槟火腿各种沙拉摆满中庭的招待台,四面的墙上挂着各位同学的新画作,说是进行小型义卖会。

许诺在店里不愿去中庭帮忙,因为她一眼看见那个女生。

她一来,就给高阳一个熊抱,恨不得整个人都黏在他的身上。

两个人还在一起?

许诺想起前不久高阳的吻,酸溜溜的情绪就不停向上涌。

“姐,你不去看看吗?听说,高阳也有画要展出哎。”袁舒鑫时常在画材店闲逛。

“你要去就去看看啊。”许诺怼他。

只要高阳在场,许诺就是浑身不舒服,像是总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他也从来不和自己说话,连必要的问候都没有。

好几回,高阳一出现,许诺就想翘班离开,高冷的模样一分钟都受不了。

“许诺。”高阳突然从中庭叫她,还带着久违的笑容。

袁舒鑫推推她,说:“姐,叫你呢。”

许诺不情不愿地走到中庭,努力地也挤出一个笑容。

“这位是我师姐,许诺。”高阳把她推到中央,做出一个亮相的手势,“你们说,我刚才的画不好。那是当年我学艺不精。要不让我师姐露一手。”

高阳的耳根有些发红,大概是几杯香槟下肚,有些醉了。

许诺冷下脸,淡淡地说:“我不会画。”

“别谦虚,都开过画展了。”高阳把画具塞进她的手里,“来吧。”

“别闹。我真不会画。”许诺拧起眉头。

高阳的脸也沉了下来,语气生硬:“每次那个小屁孩过来,你都帮他看画。怎么我让你画两下,就那么难呢?”

“好了好了。高阳,画画也要找感觉的。姐姐不想画,就别勉强了。”许诺一直回避的女生出来打圆场。

画笔和颜料盘还在自己的手里,许诺只看见那个女生的手攀上了高阳的手臂,一脸亲昵。

她的手垂了下来,耷拉在身旁。

耳朵里还能听见她在说:姐姐。

姐姐?姐姐!

许诺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握着画笔的右手,止不住地发颤,似乎那支笔有千斤重。她愤恨地一把甩掉画具,一声不吭地离开中庭。

“你站住!”高阳在她身后喊。(作者:莉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