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服务的 2019 年成绩单

苹果服务的 2019 年成绩单

时间:2020-01-09 03:3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2019年3月的苹果春季发布会上,苹果并没有像往年一样发布硬件,而是特意用一整场发布会,公布了新的服务:

1.重塑信用卡,每天消费还返钱的Apple Card

2.找来无数明星拍自制剧,直指Netflix的Apple TV+

3.让哈利波特中预言家日报成真的Apple New+

4.跨平台、提供包月单机游戏打包服务的Apple Arcade

虽然这4项服务在中国受限于规定都用不上,但是在那场发布会上,库克也谈到了苹果做服务的几点核心诉求:

易用、注意细节、保护隐私和安全、易于和家人分享。

而对于如今的苹果用户来说,选择苹果硬件的原因,绝不仅仅是因为单纯为了硬件,而是苹果的软件服务已经成为了使用体验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昨天晚上,苹果对外发布了一个有关于自己服务产品的2019年汇报,中国区能用到的是App Store、Apple Music、Apple Pay和iCloud,苹果自己说2019年是Apple服务类产品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也公布了一些数字让外界能有个具象的概念参考。

首先是App Store。2007年苹果发布第一代iPhone,不到一年之后,也就是2008年7月,苹果推出了iPhone App Store,在推出App Store之前,iPhone只能做非常有限的功能,但App Store的出现,不夸张的说,改变了iPhone、改变了苹果、甚至是后来整个智能手机行业的发展生态。对于苹果来说,App Store就是iPhone成功最大的秘诀。它让软件生态由桌面向移动端改变,开启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改变了人们的手机使用习惯,一种名为“应用经济”的商业模式得以崛起。

2019年,苹果App Store的每周的访问量超过5亿用户。在过去的11年里,开发者已获得了逾1550亿美元的收入,而仅去年一年的收入就占到了四分之一。

这也就是说,仅仅是2019年一年,苹果的开发者们就一共通过App Store挣到了超过387.5亿元的收入。

而在一年之内开发者收入如此大幅增长其实说明了两点:

一点是从消费者层面,App付费的习惯已经成熟养成,消费者已经开始意识到优秀的App可以改变智能手机硬件的体验,自己也更愿意为提供良好体验的App付费购买或长期订阅。苹果在这份服务报告中用数据印证了这一点:在2019年到2020年的平安夜至跨年夜期间,用户在App Store的支出达到创纪录的14.2亿美元,同比增长16%,仅元旦当日的消费额就达到了3.86亿美元,同比增长达20%,刷新了单日消费记录。

另一点是从开发者层面,也已经找到了可以持续获利的平台。在过去十几年,App Store给了开发者一个足够优秀的交易平台,越来越多的开发者从最初通过免费App来吸引用户,转向投入更多精力,打造出一个能让用户付费买断的付费App,再到持续维护开发,将付费买断制转向到订阅制,让用户也能欣然接受,持续付款。这其实不仅仅是整个应用生态的逐渐成熟,也是应用体验的逐渐成熟,用户和开发者都能从中获利。

而 App Store作为平台方,严格的审核机制以及完善的付费和结算体系,也成为了苹果硬件设备软件体验的一个坚固的护城河。而苹果为了扶持开发者设立的开发者社区“设计开发加速器”,以及在Apple线下店面做的Today at Apple编程教学,某种程度上你也可以把它当做是一种App生态的培训梯队,让开发者的数量基数变大,市面上出现改变用户体验的爆款App也会更多。

除了已经以一个相对固定形态发展了十来年的App Store,Apple Music在苹果的服务产品中相对年轻,但也已经迅速积累了大量的用户群体,在海外用户数超过Spotify。

不过苹果似乎也并没有那么在意Apple Music的盈利能力和绝对数量的用户体系,Apple Music的定价在海外和竞品比更便宜,在中国市场,Apple Music的订阅价格也并不算高,基本与国内用户使用最多的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持平。

库克在2018年接受Fast Company采访时候曾经谈到过Apple Music,他说做音乐不是为了钱,音乐能激发灵感,激励人心,也能让我在晚上安静下来。我觉得它比任何的药都好。我们担心人性(humanity)从音乐中消失,担心音乐变成比特与字节,而不是工艺的世界。

单看这种话确实感觉挺虚伪的,就好像是一个商人赚了钱,一边乐呵呵点钱一边还说自己是为了别人好。

但实际上,音乐流媒体盈利能力弱已经是全球性难题,看看到现在还没有实现盈利的Spotify和靠直播业务支撑财报的腾讯音娱就知道了。为了能提供对比其他平台有明确差异化的使用独特体验,Apple Music也确实成本投入巨大,歌单都是找顶尖音乐人和乐评人筛选出来的,歌单的更新频率也很高,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歌单,这其实背后需要大量的人力成本。就连iOS13发布后Apple Music更新的滚动歌词功能,都是由一只专门的团队来添加的,他们主要负责“听音乐以及转录歌词”,以确保用户能够从Apple Music滚动歌词中获得足够准确的数据。

而和Apple Music类似的音频服务Apple播客,作为苹果一个更传统的软件服务,如今也在155个国家及地区有超过80万个节目。

对于苹果来说,做音乐和播客不一定为了直接挣钱,但用户有这方面刚需,就得持续去提供更好的使用体验和更丰富的内容。当然,用户自然也会投桃报李,因为对多媒体内容服务的依赖,去选择苹果硬件。

除此之外,苹果说2020年,在中国市场会增加Apple Pay对深圳、广州和佛山和更多城市公交卡的需求。至于iCloud,已经有超过75%的iCloud用户使用双重验证,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苹果硬件用户与苹果服务生态的强粘性。

苹果在服务体系的发力,经常被误读为所谓硬件创新能力丧失,只能从服务上找补。但实际上,这远远低估了服务体系的构建成本以及服务产品对用户的价值,以及独占的服务体验对于硬件销售极大的正向拉动作用。完全可以预期到的是,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当初以硬件入局市场的苹果,会让服务产品有更强的存在感以及与用户更强的连接,产生更大的价值。

来源: 虎嗅网